“海上钢琴师”本人就是个孤独的传奇

《海上钢琴师》的开头,二手乐器店老板把一张支离破碎的唱片放上唱机,充满爱意和悲伤的钢琴曲从银幕中溢了出来。

《海上钢琴师》的故事我们已经再熟悉不过了,钢琴师“1900”在船上出生,在船上死去,一生没有身份,在这条弗吉尼亚号之外,几乎没有人知道世界上存在着这样一位音乐奇才。

而饰演“1900”的英国演员蒂姆·罗斯,和这个角色惊人的相似——他在银幕上留下了那么经典的角色,但对于大多数中国观众来说,这个名字实在太陌生了。

稍微硬核一点的影迷会说出几个和蒂姆·罗斯有关的名字,比如昆汀·塔伦蒂诺,比如《落水狗》《低俗小说》;美剧迷可能记得他演的《别对我说谎》,同样在中国轰动一时,但仅拍了两季就惨遭腰斩。

在这个时代,蒂姆·罗斯实在是太特别了,他几乎拒绝一切商业电影,甚至拒绝了《哈利·波特》,但愿意为逗儿子们开心却出演了漫威电影《无敌浩克》。

他的银幕形象时而高智、敏锐,时而古怪、疯狂,生活中的他则是个话唠的活宝大叔,还经历过悲惨的童年。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海上钢琴师》这部影片,虽然中国影迷都将其奉为经典,但蒂姆·罗斯自己却并没有太把它当回事。近40年的演艺生涯,“1900”在他记忆中的存在感之低,实在令人意外。

对于蒂姆·罗斯来说,“1900”似乎只是个还不错的角色,并没有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在他演艺生涯里留下浓墨重彩一笔。

翻看近十年蒂姆·罗斯接受媒体的采访,他显然更愿意聊更少人看过的《打击惊魂》《君臣人子小命呜呼》,以及和昆汀的合作经历。相比之下,《海上钢琴师》在他演艺生涯里存在感非常低。如果你试着在谷歌上找一些蒂姆·罗斯直接谈论该片的内容,几乎只能找到1999年底-2000年初剧组在北美上映宣传期间的一些豆腐块报道。

今年6月英文版GQ给蒂姆·罗斯做了一个视频访谈,时长24分钟,期间他聊了十几个他饰演过的角色,对于《海上钢琴师》更是只字未提,这是为什么呢?

在中国观众眼里,《海上钢琴师》毫无疑问是经典中的经典,但事实上这部影片在国内国外的口碑差距相当大:豆瓣9.2分,在影史top250里高居15位;但在IMDB上这部片子只有8.1分,烂番茄指数只有54%,连top250的边都摸不着。

影片1998年10月在意大利上映,直到1999年年底才登陆北美。这个乌托邦色彩的故事在意大利收获了一些好评,获得了大卫奖、银缎带奖等国内奖项的肯定。但大洋彼岸的好莱坞,因为“反美国梦”的价值观,《海上钢琴师》刚一上映就遭到了美国媒体的猛批,2000年初的奥斯卡他也没能入围最佳影片,仅在金球奖拿到了一座原创音乐奖杯。

在出演《海上钢琴师》之前,蒂姆·罗斯正在经历一个非常挣扎的职业时刻。当时他已经凭借《落水狗》《低俗小说》《罗伯·罗伊》在美国走红,但出演的暴力角色千篇一律。

“我对自己都有些厌倦了,无数重复的事情让我疲劳不堪,甚至不再看电影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尝试不同的事物。”

这时,远在意大利的托纳托雷找到了蒂姆·罗斯,给他传真了一份意大利小说家巴里科撰写的剧本《1900:独白》。虽然英语翻译非常粗糙,但他还是一下子就被“1900”这一角色抓住了。“他(1900)看起来是个好人,我想演个好人。”

电影开拍前,蒂姆·罗斯要解决的最大问题就是:他并不会弹钢琴。为此,罗斯在洛杉矶家中置办了一架钢琴,还请了专业的钢琴老师来为他进行长达6个月的特训,训练的内容并不是弹钢琴,布彻而是让他学会“如何表演弹钢琴”。在《海上钢琴师》最后的成片中,部分弹琴时的手部特写来自罗斯本人。

“我其实从来没真正演奏过电影里的那些曲子,它们太复杂了,有一首需要五位钢琴家同时演奏(说的应该是斗琴戏的最后一首曲子)。”

在拍摄《海上钢琴师》的同时,蒂姆·罗斯同时还在筹拍自己转行为导演的首部作品《战区》。他当时也明确和托纳托雷表达过自己的担忧。

“大家其实都心知肚明,我无法百分之一百投入在‘1900’这个角色上,导演一开始也担心这点。但后来我们进行得很顺利,因为两个剧组的分工都很明确,而且这个角色本身够吸引人。”

在和托纳托雷合作时,蒂姆·罗斯就像个求知若渴的学生,偷师任何对他有帮助的导演技巧。

“他(托纳托雷)对布景有着近乎苛刻的追求,而且非常善于利用镜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asvs.com/,布彻发现很多令人拍案叫绝的镜头角度。”蒂姆·罗斯谈起托纳托雷赞不绝口,“你在看电影时不会找到什么破绽,但是我知道他是花了多大的功夫才能拍出这些绝妙的构图。”

蒂姆·罗斯用“巫师的魔法”来形容托纳托雷的拍摄技巧,他也试图把这些东西运用在自己的导演作品《战区》中。这部小成本电影在1999年上映后获得了独立电影界的高度认可,拿下了柏林影展CICAE奖、英国独立电影奖最佳新人等奖项。

《战区》讲述了发生在一个英国中产阶级家庭的性侵事件,是一部弥漫着痛苦的电影。之所以选择这个剧本,其实也与蒂姆·罗斯本人的童年经历有关。他曾透露自己是性侵受害者,但对施暴者是谁一直三缄其口。直到今年1月接受卫报采访时,蒂姆才终于透露这个“魔鬼”竟然就是自己的亲爷爷,更骇人的是,蒂姆的父亲小时候同样也是受害者。

蒂姆·罗斯的家庭也和《战区》里一样是个普通的英国中产家庭,父亲是记者,母亲是位画家兼教师。小时候的蒂姆·罗斯梦想当雕塑家,后来进入伦敦坎伯韦尔艺术学院深造,虽然没能如愿从事雕塑事业,但他在这里培养了足够的艺术气质。

年轻时的蒂姆·罗斯个子瘦小,气质乖张,所以经常被看中出演一些极端的角色。1982年他迎来了自己的出道作品《英国制造》,在这部电视电影中扮演了一个光头纳粹青年。

出道初几年,蒂姆·罗斯的星途可谓跌宕起伏,刚因为《打击惊魂》获得英国电影学院奖,紧接着就因为反感商业片而得不到工作机会,以至于在欧洲四处流浪。

1990年对蒂姆·罗斯非常重要,他主演的《梵高与提奥》《君臣人子小命呜呼》在英国获得了很高关注度。眼看星途即将闪耀,但他因为口无遮拦对撒切尔夫人飙脏话,又堵死了自己在英国的路。

被迫赴美发展后,蒂姆·罗斯却似乎忽然受到了上苍眷顾。一天晚上,他在洛杉矶借酒消愁,在酒吧偶然遇到了另一个年轻人,他的名字叫昆汀·塔伦蒂诺。

在酒吧混了一晚上后,蒂姆·罗斯带着昆汀回到了自己的公寓,昆汀丢给了他一叠剧本,封面上写着《落水狗》。“我们连夜读完,讨论了每一个角色、每一个场景,超级开心。”两人一拍即合。

后来的事情很多昆汀迷都知道了,《落水狗》成了昆汀迈向世界影坛最高殿堂的敲门砖,蒂姆·罗斯则凭借全程濒死的“橙先生”一角,成了昆汀的御用演员之一。紧接着1994年的一部《低俗小说》,更是让昆汀和一众主演彻底征服了好莱坞。

在那批演员中,萨缪尔·杰克逊、约翰·屈伏塔、乌玛·瑟曼早早开始走上好莱坞商业片之路。与此同时,和蒂姆·罗斯差不多时间出道的“英国帮”男星们,包括科林·费斯、丹尼尔·戴-路易斯以及蒂姆·罗斯的死党加里·奥德曼,也都开始在主流院线大放异彩。

蒂姆·罗斯却没把这个俗不可耐的世界放在眼里,始终顽固地坚持着自己的道路,从《四个房间》《小奥德赛》《赤胆豪情》《人人都说我爱你》到《海上钢琴师》,不是小成本独立电影就是文艺片,后来甚至推掉了日后必然爆火的《哈利·波特》。

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档英国综艺节目上,蒂姆·罗斯作为“少数没有在《哈利·波特》中出演的英国演员”,主动提到了那段往事。当时J·K·罗琳和剧组主动向他抛来橄榄枝,想让他出演气质阴暗的斯内普教授。

“我当时能够预料到这部电影的火爆程度,可能我的头像会被印在全国小学生的午餐盒上,人们以后一看到我就会说:那是斯内普教授。这个角色就成了我的代名词,这是我绝对不想看到的。”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蒂姆·罗斯的判断,剧组选中了另一位英国实力派戏骨阿伦·瑞克曼饰演斯内普,《哈利·波特》系列2002年上映后十年如一日火爆,人们把阿伦·瑞克曼完完全全当成了斯内普,而忘记了他在《哈利·波特》之外有那么多了不起的角色。

蒂姆·罗斯当然也演过商业片,但下场都不太妙,其中之一是蒂姆·波顿执导的《决战猩球》,他在里面演了一个反派猿人,不看演员表根本不知道那是他。

还有一个失败的案例就是李安版的《无敌浩克》,蒂姆·罗斯在其中饰演反派特种军官布朗斯基,变异后成了巨大的怪物“憎恶”。该片汇聚了李安、爱德华·诺顿、丽芙·泰勒、蒂姆·罗斯一众文艺大咖,但最后被批为史上最烂超级英雄电影。

照蒂姆·罗斯自己的解释,自己和三个儿子其实都是《绿巨人》漫画的忠实读者,当时就只是想让孩子们开心。

之后蒂姆·罗斯塑造的最知名的角色,当然就是美剧《别对我说谎》(2009-2011)里的微表情专家卡尔·莱特曼博士了。

其余时候,他继续专注在我们连名字都没有听到过的独立电影和文艺片的台前幕后,时不时帮帮老伙计昆汀,在《八恶人》里打打酱油。

哦对了,在昆汀新片《好莱坞往事》中,演员表里有蒂姆·罗斯的名字,只不过他的镜头因为时长原因都被剪了。如果该片有机会出导演剪辑版的话,有心的影迷不妨仔细找一找这位“海上钢琴师”的身影。

1.足够好的品味。某生活领域精通,如潮流消费、城市生活、旅行探店或者汽车房产;

Leave a Comment